酷游娱乐最新地址-这位拍了15年纪录片的农民,想请你看看他的新片

酷游娱乐最新地址-这位拍了15年纪录片的农民,想请你看看他的新片
张焕财 凹凸镜DOC
农民的片子,农民的关于秦腔的片子,农民的关于戏剧艺术的片子,这部,不敢说最好,绝对是你从来没看过的,就像你吃饭,吃惯了大鱼大肉,或者还没吃过农家饭,地道的农家饭还没吃过,这个片子就是“农家饭”,尝一尝,或者你终生都不会忘?!
村戏史记
张焕财
事实上许多事情还是不太懂,比如电影禁忌,比如电影规则等一拉拉子事情,这一直是困扰农民自己的,所以一直拿不定主意该不该拿出了,有点担心,有点犹豫。就比如电影的专业,电影的技术等等也是不懂一样,一直心里怀疑农民弄电影这事对还是不对?
农民好像天生就是该种地的?或者就是到城市里打工,因为这是生活必须的,过日子就该这样,可是,可是?谁让农民还有梦呢?
农民的梦也跟城里人喜欢做梦一样?或许?比如农民也想做梦弄弄电影艺术啥的,而城里人或者弄完了电影和艺术啥的以后又梦想一块田园?这可能是一样的梦?好像实现起来都比较难?
十五年前,接受了一个专业纪录片人的“勾引”,种下了一个农民的电影梦,其实可能这个梦本来也可能在这个农民的心中的,只是一直就在农民的心中吧?只是一个机缘吧,文文的人会说是契机,不跟用什么词计较吧?反正这个专业的电影人,非常的有名,被尊称为“中国独立电影之父”,叫做吴文光,你这会会想起来了吧?只要你是喜欢电影的,或者是喜欢独立纪录片的,对这个人一定不陌生,他有个很有名的纪录片叫《流浪北京》。
这个农民的电影梦就是被他点燃?!或者准确点用词吧?是他帮助,成全了一个农民的电影梦想!其实,这里有必要补充一下,吴文光先生当时是帮助了全国各地的十个农民的电影梦想,给每个农民帮忙做了一个十分钟短片。后来又帮忙给其中留下来的三四个农民弄了二十多部关于各个村子的记录长片。我说这话有点费劲,不知道你听起来费劲不?
总之,这是一个关于专业纪录片导演跟农民的一段很长的故事,这故事从二零零五年的冬天开始,一直持续到了今天。我是这三四个农民中间的其中的一个。但是正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脾气一样,三四个农民也有三四个完全不一样的脾气,我可能是其中最不听话,最犟的,最爱独行独立的一个。
作为农民,我是幸运的。我们三四个农民也是幸运的,我们的关于自己村子的纪录片,被多所大学的图书馆收藏,还被何香凝美术馆收藏,然后还参加过电影节,甚至到国外放过。这是一开始几年里的事,这以后吧,方方面面的原因,农民的片子寂寞了。但是没有沉默,一直在做着,甚至连过日子的本分都不顾了,坎坎坷坷的做着,做着一个农民的电影梦。
电影的道道(规矩)咱不懂,因为本身就是个种地的,打工也没啥本事,就知道做做小工,日子都过得也是一塌糊涂,这样的农民还想做电影,一天到晚的做着电影梦?不知道你对这个农民会咋想?邻村就有个想用手扶拖拉机做飞机的,还有一个农民做着用水做发动汽车的燃料的梦,人家说他们是神经病,我倒是没当面听人这么说过我,当着面人都叫我记者,不挣钱的胡球的乱拍的记者,土记者,我一直都不敢向谁请教,这是不是也算是神经病?只有我的老婆给我诊断说就是神经病无疑,可是我老是不相信她,因为她连行医执照都没有,也根本就不是个医生,她的诊断绝对可能有误?
张焕财在拍摄。
我想说经典一些,精短一些,还是说了一大堆,但愿您这会还没有烦我。
这会咱说重点,不是农村人都爱唱戏么?不知道你们那咋样?我们这我的印象是,有吃没喝的,唱戏是挡不住的。爱唱秦腔。
我这些年在城里混,也发现河南中原那块,爱个豫剧,而南方,爱个越剧啥,好像各个地方都有爱戏的“毛病”?尤其还是以农民得这个“病”比较重?文化高深了呢,看不上戏剧了?或者不太好意思唱戏了,只有农民不太爱计较,会唱不会唱的爱喊几嗓子,也不大计较谁怎么看。我喜欢农民的这种“无畏”,喜欢农民的率性!本来我也不太爱戏,可是这种既兴的吼嗓味道好极了,在村子,我也就爱上戏了,打住!这会打住!咱说重点。
重点是啥,我拍我们村的戏了,拍了十五年。
十五年村子是一拨一拨唱戏的人,十五年了就唱了一次大戏,可是农闲时候,田间地头,庄户院子里时不时的会飞出来秦腔的声音,那是带着欢乐的,苦涩的,无奈的,苍凉的,愤怒的,激昂的,慷慨的,豪放的,听了叫人荡气回肠的,源于生活的,生于生活的,属于农民自己的声音。
它不比大剧院里的秦腔声音,是带着生活气息的,漂着泥土味道的声音。不知道谁说过“戏是从生活中来的”也不知道谁说的“生活本身就是戏”,谁考证过?我没时间考证这些,只知道这话说的太对了!那么可不可以做一部生活里有戏,戏里又有生活的电影片子呢?这事我想了十多年,去年的秋天我做出来了,用的是吴文光老师的机子,吴文光老师那有张萍、胡涛、刘晓雷这样的年轻电影人,他们帮忙解决电脑剪辑中的技术问题,我幸运的,不敢相信的,自己竟然做了这部农民自己做的,关于农民唱秦腔的片子,可能从古到今都没人做活这样的片子?尤其是农民,(这谁不相信的话谁可去以考证)。
这个片子做出来后,只有十多个人看了,有说不好的有说好的。反正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心里相信这是最好的就够了。这会就想拿出来给众人看。
人说“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人还说了“亲娃(也是最棒的娃的意思)也要试验”,人还说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人还说了“是骡子是马拿出来遛一遛”,这不?拿出来了,准备遛遛。你问我胆怯么?不胆怯,既然是下了决心就不胆怯,你随便说。
农民的片子,农民的关于秦腔的片子,农民的关于戏剧艺术的片子,这部,不敢说最好,绝对是你从来没看过的,就像你吃饭,吃惯了大鱼大肉,或者还没吃过农家饭,地道的农家饭还没吃过,这个片子就是“农家饭”,尝一尝,或者你终生都不会忘?!
导演简介
张焕财,2005年参加村民影像计划,拍片至今,完成片子有:短片《一次作废的选举》、长片《我的村子2006》、《我的村子2007》、《我的村子2008》、《我的村子2009》、《我的村子2010》、《我的村子2011》、《选举2016》、《村戏史记》等。

凹凸镜DOC
ID:pjw-documentary
微博|豆瓣|知乎:@凹凸镜DOC

用影像和文字关心普通人的生活
长按或扫码关注
凹凸百态 光影日志
原标题:《这位拍了15年纪录片的农民,想请你看看他的新片》
阅读原文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